差異處

這裏顯示兩個版本的差異處。

連向這個比對檢視

Both sides previous revision 前次修改
皮繩愉虐邦_華麗色情冒險_2018 [2019/01/06 20:45]
maizugirl
皮繩愉虐邦_華麗色情冒險_2018 [2019/01/06 21:05] (目前版本)
maizugirl
行 144: 行 144:
 繩手,酷兒,SW(通常是DOM型M+SUB型S,當然視對象偶爾也有例外的時候),BDSM創作者及表演者。 繩手,酷兒,SW(通常是DOM型M+SUB型S,當然視對象偶爾也有例外的時候),BDSM創作者及表演者。
  
-===== #40: 2018/08/05  ​=====+===== #40: 2018/10/07 ≈慾望通行證≈柏林 Xplore Art Festival 分享(第一回) ​===== 
 +≈如果慾望是一本護照或是車票,那它將可以通往快樂或不快樂的方向…… 
 + 
 +如果慾望是一個受身體驅動的本能,會因為個體的個性身份歷史而影響,那快樂就是一種可以打破個體性差異,成為一個身體感覺系譜,能選擇是否要享受或消費快樂,抑或是「上癮快樂」。傅科曾說快樂是人傳輸給人的,沒有「反常」的快樂也沒有「病態」的快樂,「快樂」是處於主體之外的事件。 
 + 
 +≈關於柏林Xplore 藝術季: 
 + 
 +一年一度的「Xplore Art Festival」已在柏林舉辦超過十年,同時於羅馬、巴賽隆納與哥本哈根等歐洲各大城市舉行。跟緊縛為主題的「EURIX」不同,為期連續三天的Xplore藝術季結合實作與討論工作坊兩大塊,主軸方向涵蓋靈性身體舞蹈、靈性瑜伽、譚崔按摩、以及歐美「階級、命令與服從」BDSM文化。幾乎是歐洲各地身體探索實踐者都會參與的大型活動。 
 + 
 +今年 SU MISU 有機會受邀表演於Xplore 柏林場,並與Lizz一同訪問Xplore及EURIX策展人Felix Ruckert先生對於實踐的初探。本次將分享遊歷心得以及踏入社群之感受。 
 + 
 +Lizz以後現代觀點探索柏林繩縛社群,認為藝術的介入讓柏林的繩縛社群發展成獨特的方向。Xplore如何成功地成為身體與慾望的異托邦,集合500人的一場慾望與藝術行為展演;另帶出一失敗案例,原應是酷兒情慾的異托邦,卻不小心變質成集體的性與暴力。  
 + 
 +最後從柏林回到台北,受到Xplore Art Festival 啟發將和各領域藝術家合作,於十月底開啟系列慾望與身體之工作坊。透過結合不同藝術領域的技術與理論結合,經由參與式的遊戲將自身經驗轉換和昇華。 慾望通行證,無論是透過緊縛與抽象畫、聲音實驗或是接觸即興,將開往同樣但有分別的方向。 
 ==== 講者 ==== ==== 講者 ====
 +▲Su Misu
 +過去2012年從BDSM實踐者到這次走訪書寫,藉由本次訪問受訪者的實踐,同時也是梳理自己與他人生命之經驗的交錯與重疊。創作媒材為攝影、行為等複合媒材,2016年獨立出版以過去實踐經驗的攝影日記雙書「ihategoodbye」
  
 +▲Lizz 沙綠
 +沙綠,擁有環境政策與生態背景的(後)現代舞表演者,自2014年將緊縛和繩縛元素置入舞蹈、劇場表演和行為之中。曾旅居歐洲三年,期間探索當地Kink社群,並於中歐大學創立女性主義繩縛地下社團。除了今年的柏林Xplore Art Festival之外曾參與布達佩斯 2017 Hun BDSM & Kink Conference。
 +
 +
 +
 +===== #41: 2018/11/04 淫妲三代長大後~ =====
 +故事是這樣:十五年前,我叫淫妲三代;現在,朋友們叫我阿梅。
 +故事是這樣:十五年前我寫的字像這樣:「我們叛邦妖搞、我們變態悅虐;我們除了手銬與腳鐐,沒有別的欲求。」但現在我想說的是:「但是性,不是沒有靈魂的遊樂場。」
 + 
 +當我還在當淫妲三代的時候,對人生與人,都有與現在很不一樣的看法;對於自己也是。當我還在當淫妲三代的時候,常常要寫下很奇怪的字,怎麼激烈、怎麼裂解、怎麼尖銳怎麼攻擊也不夠,的那麼奇怪的字。而現在,我更常想要緩慢地詢問,關於我們應該怎麼彌合的問題。
 + 
 +性不是沒有靈魂的遊樂場,這個句子的下一句我還是接了一句罵人的話:「你們這些沒有品質的男婊子。」回看這十五年的我自己的人生,我也許可以說,從淫妲三代、到現在當一個療癒系(如果有這種系的話)的阿梅,還一以貫之的部份,就是一個仍然跟某種銘刻在我身上的,無論是因為性或身體,或,我的女性靈魂(還是要堅持一個性別的因素)、肚腹裡,一種核心的、憤怒,漸漸轉成某種悲傷,還有憐恤的性質,的東西。
 +
 +是的,在現在的阿梅看來,那些十幾年前必須要尖銳高亢的聲音、詰屈聱牙的字,當我們把憤怒剝開看裡面,是會看到一點憐恤的感覺的。性與靈魂有關、快感與傷痛有關,所有叛逆的、暴力的、撕裂的身體展演,說到底,都與一些深刻的、我們補不上破口爛肉的靈魂的洞,有關。
 +
 +性與靈魂有關、色情與愛情,有關。
 +從前我想要說一些怎麼裂解也不夠的話,現在我則想著如何彌合。一切。
 +
 +十五年前,我想帶著每個人從那些最奇怪的字裡面讀懂憤怒的勇氣,但現在我更想要領著我自己、所有我們周遭還互相看顧著的人,一起想出來、一起可以(即使從看似冷酷的性慾森林裡)試著創造一種讓我們在裡面好好活下去的溫暖。
 +
 +幸福快樂還是很重要。
 +這個演講會有SM、會有色情與性,但最後的主題會是關於愛、與溫柔地活下去的一種可能性。不管你認識的是誰,或者誰也不認識,如果這些字句裡面有哪些東西勾動你,都歡迎妳來,跟我(們)渡過一個下午。
 +
 +==== 講者 ====
 +[[黃詠梅]],東海大學社會學碩士。是台灣第一個以SM「性實踐」為論文研究主題的人,在還有台灣立報的時代,以「淫妲三代」撰寫過近兩年的女性(主義)專欄,是一個很早先的、愛漂亮但是打扮只以憤怒與攻擊性為主題的、論述的姿勢同樣很冒險(很愛戰)的、非典型的女性主義者。
 +
 +2010-2012年投身環保、社運與邊緣人的政治界工作,之後重傷、撕裂、失戀;2014年至2015年短暫從事實驗性的手做小農食材、鐵便當盒便當(不能)維生的小小事業,後來的後來到現在已三年餘,經營個人的身心療傷工作室,以寫作班、談話、團體、讀書會、牌卡課程等,推進一個善良的、關係締結的、讓每個人與每個人有關的,事業。
 +
 +===== #42: 2018/12/02 我所知道的脫衣舞 =====
 +脫衣舞最迷人的地方在哪?在於情色?在於陰性崇拜?在於人體之美?可是何謂美麗的身體?台上的舞孃們無疑是美麗的,但客觀條件不如脫衣舞孃的女人,難道就不美了嗎?那男人的裸體難道就不美嗎?
 +
 +表演者南西,自19歲以來擔任人體模特兒至今,發覺裸體之「美」一直是藝術家所追求的。男女老幼、環肥燕瘦都有其美。那悲歡離合、喜怒哀樂也都是美嗎?脫衣舞孃在「Open」時,臉上的表情是時而欣喜、時而憂愁的。就彷彿性愛帶給人類的歡愉與痛楚。那一瞬間悲傷是美的、疼痛是美的;如果生命誕生是美的,那麼痛苦撕裂也是美的。
 +
 +她認為脫衣舞劇場的美,在於「脫」。
 +
 +人在出生的時候是赤裸的,而為了禦寒、美觀、社會觀感、羞恥等因素而著衣。內褲、內衣,汗衫、內搭褲、T恤、襯衫、襪子、鞋子......層層疊疊建構了人們現在的身體,既形塑也禁錮了人體。而脫衣舞的「脫」用優美或劇情化的肢體動作帶領觀眾聚焦在一件件的解放上,同時既是偷窺也是回歸到生命最初始的部位......
 +
 +在 11 月進行了一連串脫衣舞與自縛吊的演出,這次南西要來帶大家看看她所知道的脫衣舞!
 +
 +==== 講者 ====
 +[[南西]]:脫衣舞孃。長期擔任美術界模特兒,畢業於劇場藝術研究所。曾任LGBT鋼管團「破!人生向上委員會」表演者、皮繩愉虐邦劇團製作人,現為樂團鬼畜少女組主唱。涉足戲劇、舞蹈、音樂領域表演。
  
 +2009年加入皮繩愉虐邦後成為該團部分表演的構思者、導演、與演員,為繩縛表演注入戲劇元素、將表演帶上國際舞台。2011年起多次受邀前往海外跨領域演出、參與國內大專院校演講。2013年成為華文界第一本繩縛教學書《繩縛本事》封面模特兒兼教學示範模特兒。2016年發行《鬼畜少女組》同名專輯。